妮妮蝦

慢食堂:

学起来

凡人:

【大阪烧】

原料:面粉50克、水50克、鸡蛋1个、球心菜、木鱼花、鲜虾5只、葱、大阪烧酱汁、沙拉酱

做法:将面粉、鸡蛋、水、盐搅拌成面糊,包菜切成丝状,鲜虾剥壳切成小段再和葱段一起放入面糊。平底锅上倒入少许油,倒入面糊,底部呈金黄色后翻面,再继续煎成金黄色即可盛盘。再在上面淋上大阪烧酱汁,挤上沙拉酱或蛋黄酱,最后撒上木鱼花和海苔粉即可。

PS:大阪烧是一种日式蔬菜煎饼,可以加入培根、鱿鱼、面等其他食材。做这个是因为看了日剧《午餐的敦子》,里面的大叔在天台一边讲人森道理一边手法娴熟地做着大阪烧,平底锅里的蔬菜饼被煎得滋拉作响,看得人流口水,就决心要自己做啦,其实做法很简单,初学者一次就可成功。

总裁您的黄焖鸡

今夕何夕。:

琅琊榜 仙剑奇侠传三 蔺苏 现代衍生 蔺晨X景天 短篇


-----------------------------------------------------------


至尊宝曾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


而景天却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斩钉截铁地对老板说,“我不送那单黄焖鸡”。


 


正如重大事件往往会发生在最普通的日子里,那天景天不过和平常每个工作日一样,骑着小摩托拎着塑料盒来来回回地送餐。当他抬脚走进那幢名叫琅琊阁的办公大楼时,也照惯例先往前台桌上斜斜一靠,冲里头的漂亮姑娘笑嘻嘻地打了声招呼:“小赵呀~好久不见啦~”


“半小时前你才刚来过一趟,想蹭座机也用不着这样吧?”放下手中的镜子和眉笔,前台美女撅着两片烈焰红唇瞪了瞪景天,“而且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我叫Victoria,不叫什么小赵!”


“哦好好好,V...V姐!”景天垂着眼角满脸赔笑:“省点话费不容易啊,你就再帮我喊个人呗?”


“好吧。”翘着手指撩了撩耳后的长卷发,前台勉强耐着性子问:“谁呀?”


景天瞟了眼餐盒上贴的机打流水单:“蔺晨。”


不料Victoria一听这名字,居然立刻惊讶地抬起头来,扯过那张小票半信半疑地瞧了好久,直到确定纸片上的姓名和电话都没错,这才小心翼翼地为景天指了指进门的右手边:“...你乘这部专用电梯,去23层找秘书Stephanie。”


“S...撕什么?”


可惜还没等景天能捋明白这拗口的发音,他就被前台直接塞进了电梯里,嗖嗖带风似地来到了大楼的顶层。


这儿除了一间不透明的玻璃大屋子之外就只剩下门口一张简单的办公桌,景天提着手里的食物走上前去,一边打量四周一边笑道:“嗨美女~我是来送餐的!”


玻璃桌后面的这个姑娘倒是脸上干净得仿佛清水捞面,语气冷漠地问他:“谁订的?”


景天只好又答:“蔺晨。”


谁知这姑娘的反应却比楼下那个还要震惊,对着小票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地折腾了半天,才慢慢拿起桌上的电话轻轻摁下1号键。


“蔺总您好,外面有个人说您订了一份...一份...”


景天马上热心帮腔:“黄焖鸡!”


秘书低声支支吾吾:“...黄焖鸡。”


挂断了电话,秘书起身为景天刷卡开门,话音里却依旧充满了难以置信:“我们总裁从来不吃这样的东西的...”


“总裁怎么了?总裁就不能吃黄焖鸡了吗?”景天不服气地哼哼,瞄了瞄秘书胸前员工卡上那行银光闪烁的【Stephanie Wang】,然后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还有啊,爹妈给的名字就好好念,什么V啊S的,叫小赵和小王多方便!”


说完他便大摇大摆地进了那间办公室,留下小王呆在原地一脸茫然。


可身后的大门刚一合上,景天却瞬间换了个样子。


“总裁先生——”双手捧着餐盒弯腰一拜,景天高声道:“您的大份中辣黄焖鸡——”


只听屋里响起一个沉稳的声音:“嗯。多少钱?”


景天继续撅着屁股乐呵:“货到付款二十八——”


“哦?”那个声音忽而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二十八块钱,怕是要你来掏了。”


“诶?”景天闻言赶紧抬起脑袋,下一秒却惊得向后一跳,胳膊抖啊抖地指着面前的人,“怎怎怎么会是你啊?!”


 


正如重大事件的发生都需要起因和铺垫,景天和蔺晨的初遇,还得从上个星期说起。


那天蔺晨不过和平常每个工作日一样,晚上下了班开车回家,在公司附近的路口等红灯。转眼绿灯跳亮,蔺晨的车头刚往前一探,这时竟有个影子毫无预兆地就从人行横道边上猛蹿出来,随即咣当一声栽倒在地。


蔺晨连忙下车查看,只见一个穿着连帽衫棒球服的哥们骂骂咧咧地扶着车子爬起来,伸直脖子仰着下巴就冲自己埋怨道:“你这人懂不懂得遵守交通规则啊!”


蔺晨不禁顿了顿,心想到底是谁抢红灯来着,倒会恶人先告状呢。


接着他又顺着那人的目光扭头瞅了瞅自己的车前盖,发现一条长长的划痕赫然醒目。然而没等蔺晨开口出声,那人竟抢先抱着左腿膝盖哀嚎起来:“哎呦喂疼死我啦——”


如此惨兮兮地喊了几句,那人吸着鼻子抬眼望向蔺晨:“还好你撞上的是我,医药费我也不跟你算了,你走吧!”


这下蔺晨终于忍不住乐了:“看你裤子上的灰,蹭的都是右腿,你抱着左边哭什么?”


那人哑口无言,索性撒开手站好了,理直气壮地昂首争辩道:“总之是你碰瓷,跟我可没关系啊!”


“我?”蔺晨指了指身旁挂了彩的保时捷,再好笑地转向那人身后脏兮兮的小电驴,“碰你的瓷?”


“对!”


虽然这人嗓门挺大,蔺晨却从他眼中看出了些许不安的神色。或许是好久没遇上这样唱作俱佳抵死耍赖的人了,蔺晨抿唇笑笑,觉得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挺有趣。


可蔺晨在这边嘴角一勾,那边的景天心里便一阵发虚。再加上此刻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嗡嗡作响,景天不用想都知道那是系统催单的提示和老板暴走的怒吼,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长腿一迈,趁着眼前的绿灯一溜烟地跑远了。


 


此刻站在蔺晨偌大的办公室里,景天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依然是走为上策。


看见这人扭头就想跑路,蔺晨很绅士地提醒道:“那可是钢化玻璃磁力锁。”


景天脚下一顿。


“而且即使你今天又跑了,我还是可以找到你哦。”


景天身子一僵:“你不会派人盯上我了吧?!”


蔺晨轻挑眉梢:“这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你每天来送餐,都不知道我这个公司是做什么的吗?”


景天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记起前台小赵的身后,除了琅琊阁醒目的logo之外,底下似乎还有一行字。


【提供全球领先的大数据分析和解决方案】


蔺晨再次温馨提示道:“人肉搜索,听过没?”


这下景天只好不情不愿地挪回蔺晨跟前,苦着脸问他:“所以...你打算让我赔多少?”


蔺晨伸出五根手指。


景天大惊:“五千?!”


蔺晨笑眯眯地回答:“五万。”


瞧着景天两腿一软倒在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蔺晨轻咳几声敛住笑意,然后才一脸和气地开口说道:“但是你也可以不用马上还清。”


景天眼前一亮,猛地坐了起来:“真的?!”


“不过,今后只要是我下单,你送餐,这黄焖鸡的钱就由你出了。分期还款,你看如何?”


把手中的塑料袋扔到蔺晨桌上,景天鼓起勇气壮着胆子抵赖道:“那如果我不同意呢?”


蔺晨毫不在意地拿起一旁的手机,自言自语似的念叨:“...在哪儿写差评来着?”


景天见状,立刻扑上前去抱住了蔺晨的手,口中连声屈服地喊:“好好好,我请你吃霸王鸡行了吧!”


要知道,自打那天晚上弄洒了半箱子的汤汁,景天就收到了老板的最后通牒:再有差评,马上滚蛋。


“那您慢用吧,小的告退了!”点头哈腰地站起身,景天笑得有些咬牙切齿。


不过拉开大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来,怀抱最后一丝希望冲蔺晨眨眨眼睛,楚楚可怜道:“总裁大人,您看咱们这个,真不能一笔勾销么?”


“不能。”


景天哭问:“为什么啊!”


谁知蔺晨却反问他:“你知道在当下的流行文学作品里,是怎么形容现在这种情形的吗?”


景天摇了摇头。


蔺晨双手交叠,微笑着说:“这就叫做‘很好,你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大爷的。”


明白这人是成心要逗自己玩,景天气鼓鼓地嘟囔一句,从门缝里飞快地朝蔺晨扮了个鬼脸,然后脚底抹油落荒而逃。


而蔺晨则望着重新合上的玻璃门,饶有兴味地笑了笑。


其实方才他所谓的人肉搜索,只不过是吓唬景天罢了。要不是他今天无意中撞见来送餐的景天,蔺晨大概永远都不会发觉,这普普通通的黄焖鸡,居然还挺好吃。


 


接下来的几天之内,一条小道消息在全公司不胫而走。


琅琊阁的大总裁,疯狂爱上了叫外卖。


不管是湘菜鲁菜淮扬菜,还是鹅肝龙虾鱼子酱,蔺晨原来常去的那些高级餐厅忽然就少了一位贵客,而那几位米其林大厨如果知道自己是输给了黄焖鸡,估计多半会一口老血喷在灶台上吧。


但即便是山珍海味,天天吃着也得腻。倒不是蔺晨压根没想过换换口味,只不过每当他看见外卖APP那条【您的送餐员景天正在向您奔去】的提示信息,都会不自觉地喜上眉梢,连他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


就这么又过了一星期,反而是景天先看不下去了。


“你不是中午刚吃过吗?晚饭还点?顿顿吃得你不恶心啊?”将盛着大份黄焖鸡米饭的餐盒重重拍在蔺晨面前,景天皱着眉头这样问他。


蔺晨不打肿脸现充胖子:“还好。”


“好才怪呢!”


接着景天思前想后好一会儿,突然像下定决心似的,一把将桌上的黄焖鸡推到旁边,对蔺晨勾勾手指:“算了,还一毛也是还,还五块也是还。反正我待会就下班了,走呗?我带你下馆子去。”


景天嘴里说的馆子,其实只是个路边摊,就在那家黄焖鸡店的斜对面。


在你的地盘上老受你欺负,现在也该让你见识见识我的主场了!


景天一边这么窃喜着盘算,一边抬手掀开路边摊的门帘,颇为客气地对蔺晨做了个“请”。


而蔺晨则关上他劳斯莱斯锃光瓦亮的车门,沉默地打量了一会面前简易的塑料大棚,不动声色地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熟门熟路地点了几样菜,景天又拿来几瓶啤酒,笑嘻嘻地招呼蔺晨:“来来来,总裁您坐!”


蔺晨见状,毫不扭捏地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又两下解开腕上的铂金袖口,往那小板凳上施施然一坐,再从桌上捡起双一次性筷子,掰开后还麻利地来回刮了刮毛刺,这才轻笑着递给了看傻眼的景天:“喏。”


景天呆呆地眨了眨眼,回神之后赶紧把酒瓶启开,一股脑地倒满了三只玻璃杯。


“这叫开门见‘三’,咱们先开个好头,一人一杯,谁喝的慢就把剩下那最后一杯也喝了,怎么样?”


蔺晨端起酒杯,当作默许。


景天随即搓搓膝头,摆好架势:“预备——走你!”


仰起脑袋咕嘟咕嘟地大口喝完,景天正要抹抹嘴角笑话一下蔺晨,却不料人家早已支着下巴在等他了,手里还随意转悠着那个见底的空杯。


景天顿时心道不好,只可惜为时已晚。


等到两人面前堆满了一桌的空瓶子,景天在那椅子上已是摇摇欲坠,而蔺晨却依旧好整以暇地抱着胳膊,两眼含笑地看着他。


脑子里一团浆糊的时候,景天好像听见蔺晨对自己说:“要不你来琅琊阁吧?”


“...我才不去呢...”抱着个玻璃瓶使劲蹭了蹭,景天举起手里的筷子指了指马路那块明亮的黄焖鸡招牌,“我呀,离不开这儿...”


尽管他带着酒气的话音听起来实在有些费力,可蔺晨却认认真真地听清了景天所说的每一个字。


三口之家,一间小店。之后突遭变故,父母离世,唯一的资产也被迫转手。


平凡人家并不少见的故事,却让蔺晨莫名地有些触动。


“那是...我家的店...”景天红着脸颊打了个响嗝,“...那是...我家...”


“嗯,好。”探出手指轻轻拭去景天眼角的潮湿,蔺晨的动作温柔得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两人喝了这么多酒,自然不能再开车回去。


在等代驾司机赶来的功夫,蔺晨连拖带抱地把景天弄上车后座,又见这人挥拳蹬腿地不老实,便只好俯下身去摸他身后的安全带。


谁知景天突然嘿嘿一乐,胳膊一抬,双手环住了蔺晨的脖子。


蔺晨愣了愣,闻着咫尺之外景天身上的酒香,唇边渐渐勾起一抹笑:“你知道在当下的流行文学作品里,又是怎么形容现在这种情形的吗?”


景天眯着眼睛咂咂嘴,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


蔺晨说:“‘你这是在玩火’。”


景天听了,天真烂漫地朝蔺晨笑出一口大白牙:“我现在不想玩火,我现在只想——”


蔺晨立马反应过来,连忙想要把景天推开:“你等等!吐也别吐在我——”


哗啦啦啦。


“......身上。”


 


翌日。


当景天缓缓睁开眼睛,却恍惚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都怪脑袋下面的枕头实在松软得不像话,景天迷糊又幸福地蹭了好久,这才后知后觉地心想道:这是哪儿?


“早上好,景先生。”


唰地掀开被窝坐起身来,景天瞪大双眼盯着床边的陌生大叔:“你谁啊?!”


只见那人略微欠身,脸上是标准化的微笑:“我是蔺晨少爷的管家。”


“...你在拍偶像剧吗?”


管家不以为意,从口袋里取出个物件双手递给景天:“您的手机。”


犹疑不决着伸出手去,景天冷不丁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然后飞快地拉起被子躲在下面,指尖啪啪作响地点开了百度搜索:“总裁...小说...呃怎么这么多!”


一目十行地快速浏览完网页上林林总总的【霸道总裁XXX】,景天觉得自己总算大概跟上剧情的节奏了。


于是他重新把脑袋钻出来,一脸期待地扑闪扑闪眼睛:“接下来我是不是可以洗个热水澡,换身新衣服,吃顿豪华大餐呀?”


管家果然不负众望地点了点头。


然而就在景天像那些总裁文女主一样,美滋滋地吃完早饭舔手指的时候,一直侍立在旁的管家忽然恭恭敬敬地交给他一张纸片。


景天不明所以地打开,定睛一瞧:“轿车保养...西服清洗...衬衫重新定制?!”


等他好不容易数清那张账单最后到底有多少个零,边上的管家大概是看景天悲痛的神情实在有些可怜,便和蔼地笑着安慰他:“蔺晨少爷怕您今天上班不方便,还特意吩咐送您一程。”


十分钟后。


“...这就是蔺晨说的,送我一程?”


手指戳着跟前那辆脏兮兮的小电驴,景天扭头望着管家瞠目结舌地问。


管家脸上依旧是无懈可击的笑容:“这还是我们连夜取来的呢。”


那些总裁文都是骗人的狗屁吧。景天心想。


接着他攥紧拳头,仰天长啸,憋在胸口的闷气终于遏制不住喷薄而出。


“蔺晨,你大爷的——!!!”


 


生气归生气,景天还是骑着他最熟悉的小伙伴赶回了店里。


现在已是临近中午的接单高峰时段,可景天却发现老板竟然关上大门,拉下卷闸,吧嗒一声上了锁。


“老板!今儿休息吗?”


秃头的矮胖老板回头看见景天,不由得叹了口气:“对不住,本来应该早点跟你说的...这生意我不打算做了,这店啊我也准备托人转手啦。”


景天顿时如遭雷击:“什么?!”


“唉,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卖力,那用户评价里全是夸你的...”老板拍了拍景天的肩膀,转身走开:“叔祝你以后谋个好出路。”


独自一人站在店门前茫然了许久,景天缓缓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里面的订餐APP,进入那家显示歇业中的黄焖鸡店,停顿片刻后轻轻点开了评价页面。


只见【配送服务】那一栏不知从何时开始已被点满了五颗星星,而下面的具体内容,景天一路下拉翻看,跃入眼帘的都是同一句话。


“送餐员很可爱。”


“送餐员很可爱。”


“送餐员很可爱。”


而留下这些评价的用户ID,也都是同一个人。


【琅琊阁主】


景天扑哧一笑,忍不住响亮地吸了吸鼻子。


这时他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忽然切换成了来电提示。


“喂?”


“今天怎么不能订餐?”


“老板要把店卖了。”


不过两秒后景天就听见电话那头的蔺晨抛下一句简短的:“我马上过来。”


 


不过一会儿,蔺晨果然依言来了那家黄焖鸡店。


当他赶到的时候,景天正坐在店门口的水泥台阶上,嘴里叼着根老酸奶冰棍。


蔺晨走到景天身前站定,低头凑近了看他:“这大冬天的,你不怕冻啊?”


景天缩了缩脖子,牙根打战道:“我吃根冰棍冷静一下,想想该怎么办呗。”


蔺晨乐了,揣着口袋问:“那你想出来了吗?”


景天扔掉棍子,拍拍屁股站起身:“还没呢,估计你有一段时间吃不上黄焖鸡了。”


“那可不行。”蔺晨一脸严肃地回答,片刻后忽然展颜笑开,抬手指了指景天身后的铺面:“所以为了保证我今后的膳食,我把这家店买下来了。”


景天闻言,掏掏耳朵难以置信道:“你买下来了?!什么时候?”


“刚才来的路上,让小王买的咯。”


景天一时无语,半晌之后才低声嘟囔道:“打倒万恶的资本主义。”


蔺晨眼中笑意更深,望着景天喜形于色地贴上前来,嬉皮笑脸地问自己:“那按照当下流行文学作品的套路,下一句台词是不是‘你的黄焖鸡都被我承包了’?”


然而蔺晨却摇了摇头。


“根据目前全市8个城区372家黄焖鸡米饭专门店的地理分布、供应能力、三年内的订单量交易额好评率,再结合各个外卖APP平台的用户流量,以及相关原材料食品未来的价格走势,琅琊阁可以估算出本地黄焖鸡行业的平均收入和利润率。所以之前的各种费用,再算上这家店的成本,你在五年之内还清我债务的概率不大于16.9%。”


景天听得一愣一愣的:“...说人话。”


这下蔺晨只好弯弯唇角,伸手揽住景天的腰际:“也就是说,你得乖乖在我身边待很久,懂了吗?”


“...这么爱斤斤计较,算哪门子霸道总裁啊!”


景天的脸上一个大写的嫌弃,而身体却没有挣开蔺晨的怀抱,片刻后就再也忍不住地抬起胳膊环住那人的脖颈,贴在蔺晨耳边噗哈哈地笑了。


兴高采烈,心花怒放。


 


至尊宝曾说,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而蔺晨却说,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份...黄焖鸡。


 


【FIN】


--------------------------------------------------


*这真的不是杨铭宇的小广告......_(:з」∠)_



酱肘子:

一个有病而毫无意义的脑洞。。。

全程草稿

3p是我自己喜欢的一把刀,请选择性食用

自从萌了蔺苏就越来越喜欢刀,每天被太太们捅的泪流满面感觉特别爽

刀糖结合助消化!

pekibeauty:

ARITUAM WANNABE CUSHION TINT
爱茉莉 双头气垫染色唇膏笔


虽然爱茉莉出新品的速度飞快飞快的,但是就目前所有唇膏系列来说,这个唇膏笔和honey二代water sliding tint是我比较喜欢的,性价比都很高。

这个系列是双头的,一边是唇膏,一边是个海绵头,可以晕染打造咬唇妆,不过我觉得比较鸡肋,不好用,晕染咬唇妆我还是喜欢直接用手指…纯哑光的质地,偏干,显色度、饱和度和持久度都很不错。

其实我自己买的只有1、9、10三个色号,我同学帮我买的那天好像是有买一送一的活动还是什么的,我忘记了…反正最后到我手就是这6支了。


购于 韩国ARITUAM
₩8500/支

漌渊:

结庐在人境 心远地自偏

阁主与宗主的旅行repo❶

【琅琊榜/蔺苏/知己向】松烟入墨

曲/编/唱•Winky诗║词•择荇║混•嘉熹║剪•漌渊

高山流水,生死相托。 恍然道「原来是你」

虫虫爱折腾:

大寒时节,怎么能少了肉桂卷

话说最近几天真是冷得够呛
老祖宗的二十四节气果真是准到不行
前段时间还说暖冬来着
节气一到画风突变
据说周末将会更冷
零下9°算不算是创新低啊
想想也冷
还是找点事儿做做
让俺感脚有些些温暖

第一次做肉桂卷
慢慢接受了特殊的香味儿
网上看来的方子稍作了修改
味道很不错的呢

~~~~~~~~~~~~~~~~~~~~~~~~~~~~~~~~~~
选材:
1、高粉225g、干酵母3g、细砂糖18g、盐3g、蛋液23g、牛奶120g、发酵黄油23g
2、肉桂粉4g、砂糖22g、奶油焦糖酱适量

这样做:
1、把夹心的材料放在一起混合均匀
2、将1里面除黄油外,其它都入面包机揉面
3、加入黄油再次揉面并发酵至2倍大
4、倒出面团,排气滚圆,盖上保鲜膜醒发20分钟
6、将面团擀成长约30厘米,宽约27厘米的长方形
7、用刷子均匀的刷薄薄的一层奶油焦糖酱,上端留出约1-1.5厘米
8、将拌好的肉桂糖粉均匀的撒在上面
9、卷起面团,捏紧接缝
10、将面团9等分摆入烤模里,稍整理一下面团的形状
11、送入烤箱再次发酵40分钟
12、烤箱预热200°,烤15分钟左右即可

烤之前应涂上蛋液,这次俺就是不想涂 -_-|||

~~~~~~~~~~~~~~~~~~~~~~~~~~~~~~~~~~

肉桂卷吃法很多
上面淋糖霜
或者奶油芝士都行
卷的时候里面夹葡萄干、蔓越莓、蓝莓干、、、

当然
如果可以辣酱也行
哈哈~没试过

网易考拉海购:

鹿晗同款,迷の口罩

介绍一款当下最红“鹿晗同款”口罩,它曾获过日本2014 G-MARK 100个最佳设计奖哦!

这款口罩的材质非常特别,类似软软的太空棉,立体剪裁,透气性好,舒适度一流,戴着不会耳朵疼;在专业性上,可以选择它家的抗花粉灰尘款或抗PM2.5款,每只口罩都能水洗3-5次,可以循环利用。

现货不用等,PITTA防花粉灰尘过敏抗菌口罩黑灰色 >>